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林 希 翎 : 我 為 何 鄙 視 魏 京 生

 

 

編 者 按 : 法 籍 華 人 林 希 翎 女 士 曾 因 同 情 所 謂 “ 民 運 人 士 ” , 參 与 過 “ 營 救 ” 魏 京 生 的 种 种 活 動 , 對 此 , 她 有 著 “ 既 痛 苦 又 羞 愧 ” 的 經 歷 。 作 為 熱 愛 中 國 的 海 外 華 人 , 林 希 翎 將 她 所 認 識 的 魏 京 生 予 以 揭 露 ﹔ 作 為 熱 愛 中 國 的 海 外 華 人 , 她 更 蔑 視 魏 京 生 之 流 。

 


    在 江 澤 民 主 席 訪 問 法 國 時 , 一 小 撮 反 共 反 華 分 子 糾 合 了 “ 藏 獨 ” 、 “ 台 獨 ” 分 子 趁 机 到 處 興 風 作 浪 , 進 行 丑 惡 表 演 , 對 此 , 我 表 示 強 烈 的 憤 怒 和 譴 責 。

    在 江 主 席 計 划 的 訪 問 之 地 , 在 他 還 未 到 之 前 , 就 有 一 個 人 早 早 先 到 那 里 “ 恭 候 ” 著 。 此 人 即 為 被 西 方 和 台 灣 的 媒 体 吹 捧 為 “ 民 運 之 父 ” 的 魏 京 生 。 提 起 他 , 我 的 心 是 既 痛 楚 又 羞 愧 , 因 為 在 很 長 時 期 中 , 我 以 為 他 被 中 國 政 府 以 出 賣 國 家 軍 事 情 報 罪 判 刑 是 個 “ 冤 案 ” , 曾 經 熱 心 地 參 与 “ 營 救 ” 他 的 种 种 活 動 , 在 他 第 一 次 刑 滿 出 獄 后 , 我 曾 最 早 与 他 通 電 話 、 通 信 , 并 把 我 的 朋 友 們 的 第 一 筆 捐 款 親 自 送 到 德 國 , 交 給 他 妹 妹 魏 珊 珊 那 里 。 囑 他 先 好 好 養 病 和 學 習 , 不 要 出 國 , 不 要 卷 到 “ 海 外 民 運 ” 的 陷 阱 里 去 。 可 是 他 根 本 不 聽 , 立 即 与 美 國 、 法 國 、 台 灣 等 地 反 共 反 華 分 子 公 然 勾 結 在 一 起 , 并 要 求 美 國 政 府 不 要 給 中 國 最 惠 國 待 遇 來 “ 制 裁 ” 中 國 等 。

    在 他 被 中 國 政 府 宣 布 保 外 就 醫 出 國 以 來 , 他 既 無 病 可 養 又 不 學 習 , 更 不 屑 去 打 工 謀 生 成 為 一 個 自 食 其 力 的 勞 動 者 。

    他 的 所 作 所 為 和 言 行 , 不 僅 為 海 內 外 的 華 人 所 不 齒 , 而 且 使 曾 經 關 心 過 他 的 朋 友 大 失 所 望 和 憤 怒 , 紛 紛 起 來 反 對 他 、 譴 責 他 。 如 今 他 已 經 墮 落 成 為 一 個 出 賣 國 格 、 人 格 和 靈 魂 , 毫 無 一 點 中 國 人 起 碼 的 民 族 自 尊 心 的 賣 國 賊 、 漢 奸 。 雖 然 他 至 今 外 文 還 不 會 說 半 句 , 美 國 護 照 也 還 未 拿 到 手 , 卻 想 對 自 己 的 同 胞 充 當 起 假 洋 鬼 子 和 “ 人 權 ” 教 師 爺 來 。 在 這 個 文 革 中 長 大 、 根 本 沒 有 受 過 良 好 教 育 的 人 身 上 , 我 不 僅 感 受 到 他 當 年 當 “ 聯 動 ” 紅 衛 兵 的 那 种 瘋 狂 复 仇 變 態 心 理 依 然 如 故 , 而 且 還 混 加 吳 三 桂 、 汪 精 衛 賣 國 求 榮 意 識 和 猶 大 、 美 國 三 K 党 党 徒 和 德 國 納 粹 分 子 的 法 西 斯 精 神 。

    當 美 國 為 首 的 北 約 轟 炸 我 國 駐 南 使 館 , 炸 死 炸 傷 了 我 們 的 外 交 官 員 、 新 聞 記 者 , 公 然 侵 犯 我 國 的 主 權 , 因 而 引 發 了 海 內 外 廣 大 華 人 奮 起 游 行 示 威 抗 議 的 浪 潮 時 , 魏 京 生 竟 把 中 國 人 民 的 這 种 愛 國 行 動 污 蔑 成 為 “ 義 和 團 運 動 ” 和 “ 民 族 主 義 ” , 他 竟 公 然 站 到 八 國 聯 軍 和 美 國 及 “ 北 約 ” 的 立 場 上 去 為 虎 作 倀 。 他 利 用 一 切 机 會 , 在 全 世 界 許 多 國 家 到 處 游 蕩 , 靠 乞 討 、 詐 騙 捐 款 , 帶 著 情 婦 , 過 著 糜 爛 的 生 活 , 作 反 共 反 華 的 歇 斯 底 里 狂 吠 亂 嚷 。

    連 美 國 在 事 后 都 不 得 不 一 再 向 中 國 人 民 和 中 國 政 府 表 示 道 歉 与 賠 償 損 失 , 而 魏 京 生 反 而 處 處 要 表 現 他 比 人 家 更 加 倍 的 反 共 反 華 , 他 妄 想 贏 得 超 級 反 共 反 華 的 冠 軍 , 甚 至 做 起 了 想 得 諾 貝 爾 和 平 獎 金 的 迷 夢 。 可 惜 這 一 黃 梁 美 夢 終 于 破 產 了 , 諾 貝 爾 和 平 獎 并 沒 有 頒 給 這 個 “ 人 權 ” 騙 子 。

    我 曾 百 思 而 不 解 , 魏 京 生 怎 么 會 變 成 這 樣 子 ? 這 個 神 話 是 由 誰 和 怎 樣 編 造 出 來 的 ? 直 到 我 不 久 前 碰 到 這 個 神 話 的 最 早 炮 制 者 和 始 作 俑 者 ── 法 國 著 名 的 中 國 問 題 學 者 、 前 法 國 外 交 官 白 天 祥 博 士 ( Emmanuel Bellefroid ) 以 及 他 的 中 國 太 太 李 爽 女 士 , 當 他 們 向 我 談 起 那 段 歷 史 真 相 , 才 揭 幵 了 這 個 謎 。 原 來 正 是 白 天 祥 第 一 個 把 魏 京 生 的 文 章 在 西 方 作 了 公 幵 介 紹 的 。

    白 天 祥 作 為 一 個 學 中 文 的 西 方 學 者 , 本 衹 對 魏 京 生 的 文 章 感 到 獵 奇 而 予 以 介 紹 , 未 想 到 他 會 盜 竊 了 國 家 軍 事 机 密 情 報 去 出 賣 給 英 國 記 者 。 當 魏 京 生 正 在 為 金 錢 的 多 少 而 討 价 還 价 之 際 , 被 這 位 記 者 的 翻 譯 、 一 個 愛 國 的 香 港 人 錄 了 音 , 人 贓 俱 在 , 鐵 証 如 山 , 中 國 政 府 因 此 才 給 他 判 刑 15 年 的 , 原 來 他 的 案 件 根 本 不 是 冤 案 。

    李 爽 說 , 魏 京 生 今 天 的 表 現 不 是 偶 然 的 , 當 年 “ 民 主 牆 ” 的 其 他 刊 物 一 本 衹 售 1 元 人 民 幣 , 衹 有 他 辦 的 《 探 索 》 賣 給 外 國 人 要 价 25 元 。 他 就 是 騙 錢 , 為 了 錢 可 以 害 他 老 子 。 白 天 祥 先 生 就 是 因 為 發 現 了 魏 京 生 出 賣 軍 事 情 報 一 事 而 對 他 极 為 反 感 和 蔑 視 , 現 在 他 成 了 法 國 漢 學 家 中 最 反 對 魏 京 生 者 , 他 勇 敢 地 站 出 來 寫 信 給 諾 貝 爾 獎 評 獎 委 員 會 , 証 明 這 段 歷 史 真 相 , 并 反 對 把 諾 貝 爾 獎 頒 給 魏 京 生 。

    更 有 意 思 的 是 魏 京 生 “ 中 國 民 運 之 父 ” 神 話 的 另 一 個 炮 制 者 , 竟 是 白 天 祥 的 前 妻 、 現 在 既 自 稱 是 魏 京 生 的 “ 紅 粉 知 己 ” 、 情 婦 、 代 言 人 , 又 被 一 小 撮 反 共 反 華 分 子 吹 捧 為 “ 中 國 民 主 運 動 最 忠 實 的 朋 友 ” 的 侯 芝 明 女 士 (Marie Holzman) 。 此 人 長 期 在 法 國 不 務 正 業 , 不 學 無 術 , 既 沒 有 一 個 正 式 的 工 作 崗 位 , 也 沒 有 任 何 學 位 。

    她 冒 充 “ 漢 學 家 ” 、 “ 教 授 ” 、 “ 作 家 ” 到 處 招 搖 撞 騙 。 魏 京 生 第 一 次 被 釋 放 后 , 她 立 即 飛 到 北 京 去 搞 “ 獨 家 采 訪 ” , 同 時 也 趁 机 到 國 內 的 其 他 “ 民 運 人 士 ” 那 里 去 煽 風 點 火 , 串 通 進 行 反 共 反 華 活 動 , 危 害 了 中 國 的 安 全 , 因 此 中 國 政 府 不 再 給 她 入 境 簽 証 了 。 當 魏 京 生 第 二 次 被 判 刑 后 , 她 到 處 奔 走 為 他 喊 冤 。 就 在 魏 京 生 被 釋 放 送 往 美 國 的 前 一 天 , 她 還 到 法 國 電 台 上 危 言 聳 聽 地 訴 說 魏 京 生 在 獄 中 如 何 遭 到 中 國 政 府 的 “ 嚴 刑 迫 害 ” , “ 病 重 得 馬 上 要 死 了 ” , 呼 吁 大 家 “ 營 救 ” 魏 京 生 等 等 。 可 是 當 魏 京 生 第 二 天 就 被 中 國 政 府 以 保 外 就 醫 的 名 義 送 往 美 國 , 一 到 美 國 就 由 美 國 最 大 的 醫 院 、 最 權 威 的 醫 生 對 他 作 了 全 身 檢 查 后 , 宣 布 魏 京 生 根 本 沒 有 什 么 病 , 健 康 良 好 。

    當 我 對 侯 提 起 此 事 , 勸 她 今 后 說 話 不 要 這 么 不 實 事 求 是 , 美 國 醫 院 權 威 醫 生 的 体 檢 証 明 , 打 了 你 一 記 耳 光 , 你 這 么 亂 說 , 今 后 還 有 誰 信 你 呢 ? 她 竟 無 恥 地 狡 辯 說 , 魏 京 生 就 是 有 病 , 我 看 到 他 一 次 在 我 家 中 冷 汗 直 流 。

    魏 姍 姍 因 為 親 眼 見 聞 此 “ 洋 婦 ” 的 缺 德 卑 鄙 , 起 了 疑 問 和 反 感 , 就 勸 她 哥 哥 , “ 你 与 這 個 女 人 混 下 去 很 可 怕 , 她 會 害 了 你 的 。 ” 而 魏 京 生 不 僅 不 聽 她 勸 告 , 反 而 粗 暴 地 罵 她 , 叫 她 不 要 管 , 因 此 兄 妹 關 系 也 鬧 翻 了 。 最 近 魏 京 生 与 侯 芝 明 雙 雙 去 德 國 到 處 游 蕩 時 , 連 個 電 話 都 不 給 他 妹 妹 打 。 魏 京 生 這 個 掉 到 錢 色 陷 阱 中 不 能 自 拔 的 腐 敗 分 子 , 為 了 錢 色 和 政 治 野 心 是 可 以 六 親 不 認 , 連 父 親 、 妹 妹 都 可 以 出 賣 和 坑 害 。

    魏 京 生 的 确 患 “ 病 ” 了 , 但 不 是 如 侯 芝 明 所 說 的 什 么 肉 体 上 的 病 , 而 是 患 上 了 反 共 反 華 的 狂 熱 病 , 就 像 愛 滋 病 毒 一 樣 , 在 他 們 之 間 互 相 傳 染 著 , 是 無 葯 可 救 的 。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7/200605/62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