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王丹(左)長期從台灣當局祕密領取巨額經費,自稱給了“北春”等組織,但所有的民運團体都表示沒有見過這些錢。

王丹()長期從台灣當局祕密領取巨額經費,自稱給了北春等組織,但所有的民運團体都表示沒有見過這些錢。

北大一學生揭露

王丹是方勵之和李淑嫻所操縱的造謠滋事工具

据《北京日報》報導,北大一學生于本月十四日給《北京日報》寫信,談方勵之李淑嫻操縱王丹搞動亂。 

信中說,我原本不認識王丹,衹聽說他學習成績很差,從國政系蹲班到了歷史系。但他很有來頭。每周三下午在校內「塞萬提斯」象下辦民主沙龍。已經堅持一年有余了。每期方勵之、李淑嫻出題目。主要是介紹方勵之等的觀點,還請過美國大使洛德夫婦來講演。小有名气。因此,很想結識他。可惜一直沒有机會。 

四月十八日凌晨,我在人民大會堂靜坐請愿時,才第一次和他直接接触。當時,我們從北大走到天安門,已經很累了,又在大會堂前坐了很長時間,隊伍衹有一百多人了,很想回校。他出面和另一個人勸大家堅持,并兩次出去打電話,回來后向大家傳達李淑嫻的意見。 

記得一次他說,傳達李淑嫻兩點指示,一要堅持,現在李老師已在北大三角地貼出大字報號召聲援,北大隊伍馬上就到。二是要求人大負責人接請愿書,通過合法手段實現目的。當時對他的印象挺好,挺勇敢。隨后我就跟他接近起來。 

隨著和王丹的接近,逐步發現他并不象有些人傳說的那樣好。如︰四月二十日凌晨,我們沖擊新華門時,他鼓勵我們應該勇敢,可是警察一來他就跑了。 

當時新華門前并沒有人被打,可他偏嚷說是「血案」。說北師大郭向東是被警車軋死的。我告訴他,我親眼所見沒有血案,再說連郭向東的男朋友都証明是電車軋的,為什么還說謊呢?他說,這是動員群眾的需要。他還說你太傻冒了為什么我們提為在「清楚精神污染」和「反資產階級自由化」中受迫害的知識分子平反時,李淑嫻老師讓把「知識分子」改為「公民」呢?這是斗爭藝術。

四月二十六日,我們都被《人民日報》社論惊呆了,王丹又急急忙忙從李淑嫻老師那兒回來說︰我們要改變斗爭策略,動員群眾和他們干。他急急忙忙參加會,會上訂下了改變口號的決定。五月四日游行回校后,很多同學想复課了。王丹堅決不同意。他提出五月十三日絕食。我問他為什么?他說︰這時候正好可以藉戈爾 巴喬夫訪華壓他們。

我心里對此很不滿意。為什么要用洋人壓國人呢?這樣做是「愛國」嗎?五月十三日絕食幵始后,社會各界都很同情學生。但我發現五月十五日下午,王丹陪一個領導人來到廣場時仍然十分精神,大聲講話,一點不疲倦。后來才聽說他雖然在絕食聲明上簽了字,但因「斗爭需要」還不斷進餐。晚上也另有地方住宿。王丹的保鏢說是在薊門飯店包了單間。經我后來打聽,此事确實。 

隨著事態的發展,王丹的地位逐步提高。我要見他十分不易。衹有一次,難得的机會深談了一陣。我問他怎么收場。他說不怕,衹要鬧到方勵之老師那樣大的名气,他們就不敢動了。我問它最終的目的是什么?他說,最低目標讓他們承認高自聯合法,給方勵之平反,民間辦報。最高的目標是建立多元政体,實現精英政治。我問「官倒」還反不反?他說那是小事,隨后就坐著包租的小汽車走了。 

六月三日凌晨,部隊還沒來,王丹見勢不好与另外三個人先從天安門廣場溜了。他給了保鏢每人一千元,然后就乘一輛黑色牌照的轎車跑了。有同學看見他隨身帶了一個提包,裝著數萬元錢。 

當然,雖然王丹算是個風云人物,但我還是覺得他衹是個小角色。每次發言都事先准備的。沒有准備時就顯得語無倫次了。雖然他在香格里拉飯店專門舉行過一次記者招待會,聲明与方勵之、李淑嫻沒關系,但我看還是關系很密切。也許是有人利用他,也許是他利用了別人,都很難說。但在近兩個月的事件中絕不是象人們想的那么簡單。不幸的是,善良的人們總是把十分复雜的事情看得過于簡單了。但愿善良的人們從王丹的真面目中得到點啟示。 

該信的最后一段說︰「由于環境不允許,我暫不署名。」

1989614

(摘自《八九中國民運紀實(下冊)第857-859頁》)

用重复實驗檢測王丹是否真曾絕食


馬悲鳴


 

這位「北大一學生」說的此事确實也未必可信。應當請王丹自己說說,從絕食幵始到結束,他到底進過食沒有? 

當然王丹不會回答這個問題。方勵之的夫人李淑嫻不也拒絕回答當初她到底給王丹打過令其在廣場上堅持的電話沒有的問題嗎? 

不過即使王丹愿意回答,也肯定是不承認進過食,否則豈非承認自己是權術騙子,真的是把絕食學生當要挾政府的人質。君不見這位「北大一學生」文中說的王丹因成績差而蹲班轉到他母親所在歷史系。而王丹非說成是他自愿蹲班的嗎? 

其實我也不相信王丹真的絕食六天。這從他在人大會堂直接對話時顯示出來的咄咄逼人,就根本不象絕過食的樣子。 

王丹在直接對話時說︰廣場上的情況,我可以介紹一下。現在已有兩千多人次暈倒。如何能使他們离幵現場,停止絕食,必須全面解決我們提出的條件。所以,我們的意見很明确,要使絕食同學离幵現場,唯一的辦法就是答應同學們提出的兩個條件。

怎么兩千多人次暈倒的人里獨獨沒有王丹?他當時的年齡最小,是大一的學生,按說應該最先暈倒才對。 

「北大一學生」說王丹偷偷進食了。王丹肯定不會承認。而事過十余年,如何判定王丹到底真絕食了沒有呢? 

辦法倒是有一個,就是重复實驗。王丹不是在絕食六天之后還能那么咄咄逼人嗎?就請他再絕六天食,看還能不能如此咄咄逼人。 

當年王丹衹有二十歲,年齡小,体內積存的營養成分不敷絕食的消耗。如今他已經三十多歲了,又在美國吃了那么多的牛肉雞蛋,應該更經受得起絕食的体能消耗。 

為了保証公平,季節也應該一致,就請王丹明年五月十三日早在哈佛廣場的眾目睽睽之下幵始絕食。但中途不許吃任何東西。為了人道主義起見,可以飲水,但必須 是經過檢驗,沒有加入營養成分的純凈水。到五月十九日晚,華燈初上時為止。看看王丹暈倒不暈倒?即使不暈倒,看他是否還有足夠的底气咄咄逼人。他當年的咄 咄逼人有錄像為証,可資對照。
當然這項實驗必須請絕對有信用的公証人監視公証。王丹的戰友們都無公証資格。 

最后再將他一句,王丹若不敢做這項重复實驗,就說明他心里有鬼,當年肯定是私下進食了。若當年絲毫沒有進食,而仍能保持如此咄咄逼人的精神,那又何懼再實 驗一次呢?美國的醫療救生系統舉世第一。王丹在如此高水平的安全保証下,理應重复一次當年連續六整天的絕食。這樣不但可以塞天下怀疑者的悠悠之口,而且也 是對八九民運的周年紀念嘛。 

學生不是大講科學与民主的「五四」精神嗎?用重复實驗來驗証真相乃典型的科學方法。作為科學家的方勵之和李淑嫻應該支持這項實驗。你們的老祖宗伽力略就是這樣用比薩斜塔上的自由落体實驗來驗証亞里士多德落体的速度与質量成正比的理論是否正确的。 

請方李夫婦給王丹打電話,敦促他接受這項實驗。


「北大一學生」說︰五月十三日絕食幵始后,社會各界都很同情學生。但我發現五月十五日下午,王丹陪一個領導人來到廣場時仍然十分精神,大聲講話,一點不疲倦。后來才聽說他雖然在絕食聲明上簽了字,但因「斗爭需要」還不斷進餐。晚上也另有地方住宿。王丹的保鏢說是在薊門飯店包了單間。經我后來打聽,此事确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