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吳弘達

Harry Hongda Wu

 

吳弘達何許人也

 【人民報消息】 吳弘達逢人便說他是因為發表言論,不滿中共支持前蘇聯干涉匈牙利事件而被捕的,之后他被勞改了19年。在吳弘達為董事、發行人和編輯的中國信息中心《觀察網站》上卻刊登了張偉國先生的一篇文章《聞“勞改”載入牛津英語詞典有感》,里面這樣寫到:“1960年,吳弘達先生23歲起就因‘右派’的罪名被判3年勞教,解教后轉到礦山‘就業’。”吳弘達到底是勞改了19年還是勞教了三年,這里恐怕大有文章。

在網上查找不到吳弘達親筆寫的簡歷,然而与吳弘達熟悉的人卻說吳實際上一天也沒有勞改過,僅僅被勞教過三年(在中國,勞改是刑事處罰,勞教是行政處罰)。許多書中是這樣描述吳的簡歷的:吳弘達原本是一個中國人,原籍江蘇省無錫市,1937年出生在上海的一個小銀行業主家庭。吳弘達曾因盜竊、誘奸女學生等罪行被依法懲處。1961年5月至1964年5月,他先后在北京清河農場和團河農場接受勞動教養三年。1964年,吳弘達刑滿釋放后,到山西省霍縣就業,后來調到山西財經學院任教,不久又調到武漢地質大學任教。1985年,他從武漢赴美國探親,并從此滯留美國。經過7年苦心努力,他終于于1992年加入了美國國籍,宣誓效忠美利堅合眾國。

吳是否“誘奸”過女學生我們不得而知,然而從“勞教”而非“勞改”這個事實看,這個可能性确實存在。在五、六十年代,強奸、殺人等都屬于 “人民內部矛盾”,而反党反革命卻是“敵我矛盾”。從量刑上來看,“誘奸”与“勞教三年”倒也有邏輯上的聯系。吳自己在自傳《昨夜雨驟風狂》中還談到,他在時隔34年,初戀情人已經為人祖母的時候,還被他深深一吻。看樣子吳也是個多情种子。

吳弘達即使做過牢,也是三、四十年以前的事情了,中共与時俱進的無產階級專政手段,吳已經數十年沒有領教過。要說現在真正的勞改權威,那得是現在還在坐牢或者剛剛出來的异議人士、法輪功信徒或地下教會成員,第一手資料新鮮熱辣,遠非吳久遠年月前的冷飯可比。

吳的一大特點就是在民運圈子里基本沒有朋友,被他排擠乃至直接誣為“共特”的人比比皆是。据与吳接近的人講,吳是個妒嫉心很重的人,著名民運人士,如魏京生、李洪寬、王丹、鮑戈等都受到吳的壓制,或直接被吳指為“共特”,而吳自己雇傭共特高瞻一事,卻不了了之。

台灣“國安局”局長薛石民和“海基會”副祕書長顏萬進曾經在談到吳弘達的時候說:鮑戈出獄后在上海向法新社揭露,他所在的勞教所強迫犯人生產印有1998年法國世界盃足球賽字樣的阿迪達斯足球,引起轟動。世界盃賽幵幕那天,鮑戈跑到澳門幵記者會,起訴阿迪達斯公司,再次造成轟動。吳弘達害怕鮑戈影響太大,在美國搶了他的風頭,于是便散布流言說鮑戈造謠。……吳弘達腰纏萬貫,在美國擁有豪宅,而當鮑戈到美國時,他非但沒接濟過一分錢,還千方百計地排斥和封殺。

鮑戈絕不是一個特例。當年李洪寬在美國經營“大參考”網站,并每日給大陸送出大量電子郵件。這樣一個耗費精力和金錢的項目在申請資助的時候卻受到吳弘達的百般排擠和打壓。王丹的情形据說与李洪寬也差相仿佛,遇到吳弘達不少人為制造的障礙。

知吳底細的人稱吳的一大特點是言而無信,過河拆橋。例如1957年有個很有名的右派叫馮國鏘,1993年在香港就跟吳合作過。馮的前妻為幫助“勞改基金會” 搜集証据,冒著生命危險赴湖北、浙江和遼宁省的十三個監獄和勞改農場進行調查、攝影及錄像。在馮的前妻遇到危急,隨時可能被捕之際,吳背叛其諾言,不但不予援手,甚至反過來污蔑馮“騙”了他。馮一怒之下將事實經過發表在香港《前哨》月刊上,題為《我怎么來到美國申請政治庇護》。吳弘達因為謊言被揭穿而惱羞成怒,向馮的朋友莫逢杰污蔑說馮是“共特”,要莫逢杰不要租房子給馮住。莫逢杰由于不信吳的話而被吳以最臟的話痛罵,終至二人徹底絕交。

吳弘達一直以“人權斗士”的面目示人,貌似錚錚鐵骨。1995年6月19日,吳弘達試圖通過化名從位于中國与哈薩克斯坦交界的霍爾果斯口岸潛入中國境內時被中國邊防人員抓獲。彼時,吳已經加入美國國籍,因此在被司法机關羈押調查的短短兩個月內,辦案人員并沒有對吳進行刑訊逼供,其待遇也遠比其他在押犯优越。吳弘達卻在8月9日向中國司法机關呈交了一份親筆簽名的《悔罪書》。吳痛哭流涕地悔罪認錯,承認他提供給外國電視廣播公司的所謂“中國勞改產品”,其實都是從烏魯木齊普通農貿市場上買來的手工產品,并非來自中國監獄。吳供認說:“我先是來到新疆第二監獄,拍下了一些有關當地警戒設備的鏡頭,然后,再來到烏魯木起市區一條繁華的商業街,拍下了一些商品的鏡頭,再將事先准備好的監獄標志貼到某個商品上,用特寫鏡頭拍下這個商品,于是,他們覺得非常理想的畫面也就出來了。”類似的,他說他關于死刑犯腎移植的鏡頭,也是來自在華西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拍攝的胸外科手術。

對吳為什么如此竹筒倒豆子般的認罪,我們并不清楚。雖然這無法証偽中共的罪行,但吳的“悔罪”畢竟給了中共矢口否認的口實,并傷害了“民運人士”的形象。從吳這次表演中,我們不得不怀疑他在自傳《昨夜雨驟風狂》中給自己加諸的光環。或許有人認為吳加入美籍后,居移气,養移体,已經吃不了監獄的苦,因此不得不做違心之詞。可吳從小就在上海一個銀行家的富裕環境中養尊處优,勞教三年期間正赶上全國大饑荒的年代,他如果在那种險惡的環境中還保持著他自傳中所描述的气節,怎么到了1995 年這种气節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呢?

吳來到美國的時机甚好,适逢中國改革幵放之初,政治体制改革被胡耀邦、趙紫陽提上議事日程,許多有抱負的人都要在國內施展一番身手,彼時海外的中國大陸人很少,自然也沒人与吳競爭。吳借著這個机會露出了頭角。等到1989之后,大陸出來的人漸漸多起來,可吳已經站穩腳跟,打擊和排擠起那些初來乍到、立足未穩之人自然信手拈來,行有余力。

名利雙收的吳做了很多紙面文章,而真正吳拿到的第一手資料近年甚少,而被吳直接從大陸勞改營營救出來的人就更加寥寥無几。實事做得不多,榮譽倒是不少,這衹能說明吳的手腕非同一般。

在對法輪功的問題上,吳的妒嫉心故態复萌。吳是個花錢很謹慎的人,每年他從民主基金會拿到上百萬美元的資助,然而他在人員工資和辦公費用上卻十分“精打細算”。盡管如此,畢竟吳的號召力不夠,上百萬美金能夠召來的人馬不多。而法輪功僅靠信徒自發辦媒体、講真相,卻在反中共迫害的各路人士中聲勢最盛。吳在私下里曾經表示,如果他是江澤民他也要鎮壓法輪功,實乃妒嫉心作祟之故。這与他公幵宣稱的支持法輪功反迫害的態度背道而馳,且這种私下的講話常常代表一個人的真實想法。

吳弘達一直示人以嚴謹的風格,美國國會也因此對吳頗有信任,事實上的吳弘達卻不是他給外界的那個形象。比如中國到底有多少犯人這個問題,吳就給出過至少三個完全不同的說法:一說是二千萬(HONG KONG ECONOMIC TIMES 3/30/98)。還有一說是1996年的數字,全國有一千一百個勞改營,關著六百萬到八百萬勞改犯人(張偉國主持的美國電子刊物98年3月)。第三种說法見之于吳1991年出版的一本書,說中國大陸勞改營至少有三千個,犯人有一千二百萬至一千六百萬,其中留場就業人員約八百萬至一千萬。對于自中共建政以來的犯人總數,吳在95年5月10日說有三千萬至四千萬,而在1998年卻說有五千萬以上(HONG KONG ECONOMIC TIMES 3/30/98)。(以上內容摘自範似棟的《拆穿吳弘達的西洋鏡》)。

吳弘達作為中國勞改問題的權威,在中國到底有多少犯人這個基本問題上給出几种不同的說法,也讓人不能不對吳的治學和考証精神有所怀疑。一個勞改權威,總不能靠著估計出的自相矛盾的數据混日子吧?

吳從小在教會學校上學,英文甚好,且深知西方人的心態与思維方式。在他出席的聽証中,發表意見時常常帶有很大的表演成分。當被問及他在勞教所的遭遇時,他常常會停頓一會兒,等到大家都集中注意力傾聽他的下文時,再用非常簡洁和肯定的口气陳述,這种做秀常常引來大家惊愕的呼聲,并強化他人權斗士的形象。

綜合上面的信息,我們看到一個完全不同于他所竭力塑造的形象:因盜竊和誘奸女生被勞教、言而無信、過河拆橋、用移花接木的手法欺騙、軟骨頭、沽名釣譽、排擠他人、妒嫉心重、治學態度不嚴謹等等。此或為吳弘達的真實面目。

 


辛平
2006年8月18日 星期五
http://www.renminbao.com/rmb/articl...8/18/413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