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把持海外民運財政大權者竟然是個卑鄙小人
---- 郭少坤對“中國人權主席”劉青的看法

 


早在1998年我還并不認識遠在美國的“中國人權主席”劉青的時候,上海的一位資深的民運朋友就向我談起劉青其人,這位朋友在看到我的滿身傷殘時,除去表示了對中共當局的非法和非人道的憎恨之外,還不無遺憾的說:“像你這种人和事情,中國人權既應該為你呼吁,也更應該向你提供人道幫助,而且會有著積极的政治意義。”隨后,這位朋友又嘆息道:“那個人權主席劉青是一個王倫式的人物,除去會妒賢嫉能之外,不會有這种眼光,他不會向你提供幫助的”。雖然我當時是剛剛被迫“上梁山”,但是對劉青卻是一無所知,不過,對那個梁山的創始人之一、白衣秀才王倫還是了如指掌的。

梁山的創始人人之一王倫是一個依靠別人打家劫舍而嘯聚山林、并且做上第一把交倚的政客,他衹不過是一個落第失意的秀才,既沒有明确的政治理念,也沒有明确的政治目標和訴求,衹知道苟且偷安、得過且過,衹知道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大秤分金銀,使得一些充滿著對封建社會仇恨和意在推翻皇權政治的仁人志士也在他的影響下過上了自我滿足的日子,如果不是那個嫉惡如仇的大英雄林沖將其除掉,并且把那位胸怀大志的晁蓋扶上首領地位,恐怕歷史上也就沒有了《水滸》及其英雄們的故事,至于后來由于宋江的愚忠使得梁山好漢們成為了悲劇英雄,衹能是另當別論了,不論怎樣,王倫的消失仍然是一件具有歷史意義的好事而不是壞事。

王倫不但是胸無大志,而且人格缺陷,品質惡劣,凡是初上梁山者,都要去拿一個“投名狀”來向他獻忠,也就是說去殺一個人(不論是好人還是壞人)提著他的人頭來給他,才能獲得他的信任,才能有資格做上他安排的交椅和分得他的一盃羹,這對于像林沖那樣的良心人士來說無疑是強人所難,再加上后來又繼續逼迫晁蓋下山,也就不能不使得王倫自己走向自我毀滅的下場了。
歷史已經過去近一千年,王倫也成了一個中國优秀傳統文化頌歌中的一個不和諧的音符以及一個小人的象征,如果說我們非要拿這個人和今天追求民主的現代化事業的同道者(劉青先生)相比較的話,不但是劉青先生不愿意看到的事情,也的确有傷民運主体之大雅,尤其是那么一個堂堂的“中國人權主席”之影響,更讓世人為之瞠目和令同道們扼腕!

那么,劉青先生究竟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物哪?也就是在上海的朋友話說不久,我也就有緣与其相識并且有所交往了。還是在1998年的夏季時候,我就不斷收到來自北京的一些有關民運方面的信息和資料,但是,奇怪的是在每一份信息上几乎都在下面注明:“此消息有劉青、朱銳、江棋生共同簽名方生效”。為此,我常困惑不解:這么大個中國的人權民運活動,如果僅僅依靠几個人來觀察、發布信息,那不是什么都誤了,后來,我在北京上訪時,一位民運朋友親口對我說:“劉青和盧四清有矛盾,凡是盧四清發布的消息,中國人權都不承認和支持,衹有和劉青發消息,才能得到聲援和幫助。”從此,我就對這個“中國人權”以及劉青留下了一個不好的印象:那就是不顧大局、自私狹隘。

不久,也就是在1999年的元月份,我因為支持農民們的維權活動而被捕入獄,那是北京的朱銳女士為我發布的新聞消息,我的妻子朱鳳華在去監獄探望我時多次說到劉青打電話表示給我們500美元援助的事情,但是,時過二年,愛人每次去探望我都說,怎么一直都沒有收到?!就這樣一直在我出獄后的2001年的秋季,我才終于收到了劉青先生轉交給我的500美元,盡管如此,我還是對他心存感激。后來在于他多次的通話中,他說我的情況和別人不一樣(因為我是一個為國因公殘疾的警察),他會每年都向我提供援助的。

遺憾地是,至今為止,我也沒能收到他一分錢的援助,衹是在2002年的秋季,他說有一位華人給我捐助了二十美元,果然,不几天我收到了他寄來的一張二十元的支票,為了這二十美元,我跑到銀行花去30元的人民幣辦了一個托收,气得妻子大罵我“沒有出息”,說我要不是同情民運、支持學潮能失去金飯碗嗎?能為了這二十元奔波嗎?并且轉而大罵劉青“真小气,就不能多給點”!我深知道自己已經是窮困潦倒,別說二十美元,就是二十元人民幣又有誰來給哪?!想當年,韓信乞食漂母,楊志賣刀,我衹有規勸妻子:“人哪,此一時,彼一時,就不要計較了”!話雖然是這么說,可我始終對劉青先生給我的那二十元心有不悅,特別是在劉青和中國人權事件浮出水面后,當我看到我的朋友王丹在網上談到“劉青甚至于拒絕給江棋生的兒子和郭少坤提供援助”,尤其是當我知道中國人權竟然有那么大的資金來源并且帳目不清時,我不能不憤怒了,原來,這個劉青真如朋友們所說“是一個王倫式的人物”!

其實,我絕不是因為是劉青沒有給我個人提供幫助就對他耿耿于怀了,据我所知,劉青拒絕了很多在國內坐牢受罪的朋友應該得到的人道援助。更加令人不能容忍的是,口口聲聲“搞民主”的人憑什么自己坐在那個“人權主席”的位子上賴著不走?能讓劉賓雁先生、方勵之先生、于浩成先生、王丹先生、張偉國先生、郭羅基先生、林牧先生等一些讓共產党都望而生畏的人士辭職以示不滿和憤慨,可自己仍然坐在那個位子上恬不知恥,真也和共產党、江澤民一樣,确實到了“人間不知有羞恥”之境地了!

難怪經常找我的共產党的警察們對我說,你們那個人權主席是誰選舉的?憑什么一干就是十三年?他就沒有貪污腐化嗎?你們有什么資格罵共產党不民主?是的,誰又能說他們說的不對哪!

如果說究竟是誰壞了民運的名聲和敗壞了民主人士的形象的話,那我在此可以毫不遲疑地說:“是劉青,舍劉青其誰也”?!

因為,劉青和我們共同反對的專制統治者沒有任何本質上的區別,特點如下: 在政治上是造反奪權的目的,一旦奪到權力后便貪權戀位和濫用職權。 在經濟上是巧取豪奪的手段,不論是什么錢和那里來的錢,他都敢隨便支配和貪污腐化。 在生活上是自私自利的,自己先富起來,再將自己的親屬嫡系扶植起來共享人生。

我僅僅列舉這三個特點就足以証明,從王倫到共產党再到劉青都沒有本質上的區別,從他們骨子里散發著的封建專制霉气一直在毒害著神州大地,影響著民族發展的進程,對此,我們每一個有志于中國人民福祉和民族振興的真正民運人士都不能不有所覺察和警惕,可喜的是,“劉青現象”和“中國人權事件”已經在國內外引起了高度的重視和關注,我們有理由相信,歷經磨難的中國人以及他們的优秀代表人物,在接受了更多的經驗教訓后,在當今民主意識的日漸增強的大好形勢之下,那些歷史上的政客也好,當今執政的專制者也罷,甚至是像今天劉青等一些“偽民主”者,都將會被人們識破并被民主的法則淘汰出局,并且被掃進歷史的垃圾堆!

于是,我們沒有悲觀失望的理由。

“爾曹身与名懼裂,不廢江河萬古流”。一個嶄新的民主中國必將在所有志士仁人的共同奮斗下誕生在不久的將來!


郭少坤
2005年3月21日
星期一于徐州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