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吃喝玩樂搞民運

游山玩水轉法輪

最近聽某民運人士抱怨,說“民聯主席”薛偉經常攜“民聯代主席”張菁小姐吃喝玩樂,雙雙出入娛樂場所,還以參加民運世界代表大會之名,每年出國游山玩水一兩回,花的全部是台灣的錢。這就是十分典型的“紅眼病”。既然不是花你的錢,你著哪門子急呢?關你什么事!

吃喝玩樂、游山玩水乃是人之常情、人生追求。我們倒共,是因為共匪盜用國庫游山玩水吃喝玩樂,而讓人民沒有机會游山玩水、吃喝玩樂。我們倒共,最終為了游山玩水、吃喝玩樂。我們倒共,不能耽誤游山玩水、吃喝玩樂。我們倒共,首先就要游山玩水、吃喝玩樂。

搞民運,就要追求升官發財、允許貪生怕死。倒共成功,都去競選升官,有何不可?國家整体利益搞好了,大家都能發財,有何不可?若不貪生,為何跑到海外?若不怕死,為何不見自焚?8964就在天安門廣場嚷嚷,据說被解放軍武警奪下了汽油瓶子,那么在逃亡途中可以自焚啊,或者隨時在北京天安門兩側撞牆,也是沒人攔阻的。帶個記者去,扯幵大襟,腦門撞牆之后轉身,大襟里面顯示一邊自由、一邊民主,轟然倒地,多好?

可以去支共使領館拿頭撞牆,反正沒人攔著,抗議效果多好?現在海外的支共使領館門前沒有解放軍沒有武警,自焚比放爆竹還要方便,為何18年下來沒見自焚?可見,民運都是貪生怕死的。民運是否追求升官發財?若不為升官,為何冒出那么多的偽党偽府偽主席?若不為發財,為何冒出那么多的難民公司?可見是追求升官發財的,或者衹是叫別人不要升官發財。

所以,民運應該公然追求升官發財,否則沒有號召力。民運應該允許貪生怕死,否則就會相互指責查叛徒抓特務,結果99%都成了叛徒特務。賭錢嫖妓的目標比較大不提倡,還不允許游山玩水、吃喝玩樂,那么人生有何樂趣?還搞什么狗屁民運?不如干脆加入法輪功算了。

然而我注意了法輪功,發現他們是崇尚游山玩水、吃喝玩樂的。不信?說給你聽。大法學員在海外聲勢浩大的祕訣,就是游山玩水。太多的華人特別是中老年人,以及理工科的,他們厭倦了共產說教,卻沒有能力像我們這樣鑽研文史哲,也不想放棄腦中的華語文化詞匯,又無法接受洋文翻譯的基督教圣經,還不愿去洋人教堂充當二等教民,怎么辦?法輪大法其實是給一些華人提供了聚會的理由,很多人根本說不清佛教義理、練功動作也是依葫蘆畫瓢,但不妨礙老頭老太聚會啊?他們興高采烈,在露天公園集体練功,其實就跟打太极拳差不多。發發資料,覺得自己在做義工。想想自己在家受兒媳婦的冤枉气被當作廢物,在外修法煉功可以“救人”,心中充滿了崇高的充實感。

他們每周聚會一次,相互分工去風景旅游點講真相。海外的旅游點照相點都被他們占領了,大陸游客到處都可以被發給真相資料。最絕的是他們每月至少要去其它城市一次,名為去串聯講真相,其實就是打著修煉的名義游山玩水。每到一起,相互交換各自的餃子、包子、餡餅、蛋糕、涼面、涼菜...香甜無比。他們搞活動,自己扎荷花、寫標語、縫橫幅,就像老小孩辦家家。衹有几個輔導員籌划,大多數人都不費腦子,跟著轉就是了。比較那些貪官出來的老干部,在海外不敢暴露自己,即使熟人之間交往還受國內官場的影響,很不痛快。

法輪功也要升官發財、允許貪生怕死。老甲原來幵辦証書公司,現在幵辦民主聯邦。一個小小的輔導員官位,相當于潛在的党委書記,讓精進者干得特別起勁,何況現在宣布搞政治了。有些商人在自己店門口挂上大法標記,雖然嚇走了一些大陸華人客戶,卻引來很多好奇的白人、黑人、土著人,生意興隆,大呼“大法讓我發財!”很多精進者都當過叛徒,在國內剛被抓就主動寫下悔過書、揭發書、保証書。放出來,里外不是人。結果呢,李老師說一聲“回來就是好學員,衹要公幵說明”。于是衹要自己或者托人上網聲明洗腦作廢,就擺脫了心理包袱,個個歸隊“感謝大法是圓融的”,比以前更加賣力將功贖罪。

而且都公幵聲明了嘛,大家都知道,大家都當過叛徒,誰也不笑話誰。在轉化場所結下了生死之交,相互之間血濃于水,在世界各地還能聯系成網。我了解一些精進者們的名字,然后上網google,惊呼:“個個是叛徒!簡直就是叛徒集團!”然而他們繼續修煉有聲有色,繼續在大路邊的支共領事館門前練功講真相,以致支共領事館被迫搬家到小弄堂里去了。所以,法輪功的路越走越廣越走越活,現在搞起了很賺錢的全球晚會。

反之,民運的宗旨禁止升官發財貪生怕死,結果組織越搞越小越搞越濫,個個都說自己正宗。唧唧歪歪十多年,六四那么一點破事,越來越驢唇不對馬嘴。好不容易塑造了一個天安門圣母,也是晃晃悠悠搖搖欲墜。好不容易弄起來的獨立中文筆會,又分裂出一個自由文化運動,都把自己扮成高聳入云的英雄圣哲,把別人說成卑微無恥的野心盲流。好不容易搞個柏林大會,結果到一起就是揭叛徒抓特務。那個麒麟大師張宏寶,本來自己練功好好的,結果一跟民運沾邊就死翹翹。Why?

79那波,鏽在7989那波,鏽在8999那波,鏽在99...都想讓世界定格在自己的輝煌一刻,怎么可能?窮則變,變則通,請各位主席三思。

陳破空

2007-5-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