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法輪功動了吳弘達的奶酪

 

美國人權組織勞改基金會主席吳弘達一直從事北京政府利用死囚器官移植問題的研究工作,并獲取了相當丰富的資料。

早在1994年4月,吳弘達就炮制了中國移植出售死刑犯內臟器官的所謂新聞。吳弘達和英國廣播公司的女記者于1994年潛入中國,以夫妻名義來到成都市華西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泌尿科。吳弘達把偷拍的病人做心臟手術的場景說成是腎臟移植手術,把拍到的老百姓的一些墳地說成是死刑犯的墳地。2001年6月吳弘達曾導演了武警天津總隊醫院從事死刑犯器官移植和買賣的鬧劇官司,結果“販賣人体器官案”以証据不足而被撤回起訴。2002年吳弘達又編寫了“關于中國摘取死囚器官的調查報告”。吳弘達因反華有功,獲得了許多殊榮。

攻擊中國器官移植是吳弘達的專屬經濟區,吳弘達具有專利權。無法無天的法輪功可不管這個,于今年3月編造了中國政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惊天謊言,同吳弘達爭飯吃。這一下可捅了馬蜂窩,使吳弘達非常惱火。繼向國會散發《致國會議員的信》,對蘇家屯事件表示質疑后,7月20日吳先生又發表了《我對于法輪功媒体報導蘇家屯集中營問題的認識及其經歷》。吳弘達回顧了法輪功推出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對法輪功物色的三位証人所提供的的証詞進行了全面分析,最后得出結論:“迄今為止,各方調查結果沒有証實法輪功提出的,‘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情況屬實,法輪功的報道是一場政治性的宣傳運動”。

美國是保護“知識產權”力度較大的國家,提醒法輪功組織,不要輕易動吳弘達等人的奶酪。


吳弘達為什么非向美國有關方面

否認“蘇家屯集中營”的謠言不可?


看到人民報突然大罵起著名民運人士吳弘達“屠夫”來,很多人都感到震惊:這吳弘達前一陣子還經常是“法輪功”傳媒邀請去幫“法輪功”說話的座上客,怎么兩方面一下子就突然翻臉了呢?──据說“法輪功”暴跳如雷的原因,是吳弘達私下給美國國會等有關方面寫了信,否認“蘇家屯集中營”“販賣人体器官”的基本真實性,暗示“法輪功”撒了謊,怪不得本來在這件事情上就難以圓謊焦頭爛額的“法輪功”受不了了……問題是吳弘達作為一名民運人士,以前似乎也挺支持“法輪功”的,為什么這次卻要在美國人那里拆“法輪功”的台呢?

其實,關鍵就在于“法輪功”的“蘇家屯集中營”謊言不僅太拙劣,太丟人了,而且它已經直接威脅到吳弘達和其他一些中國人權組織自身的信譽和生存。老實說,如果吳弘達可以在這件事上裝糊涂,我估計他多半不會和“法輪功”對著干的,事實上前一段他還公幵接受“法輪功”傳媒采訪說什么雖然蘇家屯集中營的消息還需証實,但中共确實可能干出這類事云云......

問題在于,吳弘達的錢可都是靠他那個勞改基金會從美國人那里募集的,現在面對“法輪功”的這個“蘇家屯集中營”謊言,他想躲根本躲不過──美國政府和其它出了錢的方方面面顯然會問他:怎么“蘇家屯集中營”這么大的事情,就從沒聽你吳弘達的机构談起過呢?這可是關系到勞改基金會信譽和吳弘達生計的大問題啊!

于是吳弘達就難受了:如果他不堅決否認蘇家屯集中營存在的話,那么他不僅得承認自己拿了美國人的錢卻可能沒辦好事,而且還不得不在今后去費心費力“調查”“蘇家屯集中營”的事情──這么“調查”下去不僅會被“法輪功”牽著鼻子走,而且也遲早非跟“法輪功”攤牌不可。吳弘達畢竟更了解美國社會,他知道在美國人那里撒謊是肯定要倒霉的(其實“法輪功”也知道,不然“法輪功”為什么始終不敢因“蘇家屯集中營”的事情起訴人和大陸官員呢?他們很清楚他們那些謊言一上法庭就构成偽証罪么!),所以衹好兩害相權取其輕,宁可得罪“法輪功”,也決不能在美國人那里壞了基本的信譽。

從另一個角度看,吳弘達敢給美國人說“蘇家屯集中營”的大實話,為此不惜根本否定另一個反共組織的基本信譽,本身也說明他事先摸透了美國有關方面的基本態度。如果美國人一幵始就傾向于相信“法輪功”的那些謊言,那么吳弘達再去信否認它們,冒的政治風險可就太大太大了。但如果吳弘達致信的美國有關方面根本就不大相信“蘇家屯集中營”這回事情,反而需要吳弘達提供相反的証詞好回應美國社會的可能質詢,這個時候吳弘達寫這樣的信,其作用可就非同一般了!不管怎樣,吳弘達和美國國會等方面的關系是長期以來形成的,雙方間的信任合作都非同一般,所以吳弘達給美國人寫信否認“法輪功”謊言這件事本身就暗示了很多問題,也确實值得“法輪功”謠言制造者們七上八下、心惊肉跳了。

其實,這件事情從哪個角度看吳弘達都做得一點沒錯──人家畢竟還給“法輪功”留了面子,公幵場合也沒和“法輪功”唱對台戲,不過私下老實回答美國人的質詢罷了……但“法輪功”卻因此大罵吳弘達“屠夫”,這就簡直太霸道太無理了──且不說人家吳弘達以前幫“法輪功”說過多少話作過多少証,就算人家和“法輪功”素昧平生,憑什么人家和你“法輪功”對某件事情的看法不同,你們就可以馬上把別人打入十八層地獄呢?!

“法輪功”這么做,最后的結果衹能是眾叛親离──因為民運人士也不傻:從吳弘達的遭遇上他們自己可以醒悟:不管自己平時怎么遷就“法輪功”,你衹要在一個關鍵問題上從自己利益、人格角度出發和“法輪功”公幵或私下唱了反調,那么“法輪功”就馬上會把你當做不共戴天的仇人,對你展幵毫不留情的誹謗誣蔑……這樣的一群人你終究還是伺候不起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