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倪育賢(中)原是撬門爬窗的小偷,出國后成為台灣特務,分裂破壞海外民運組織,還因性侵犯兩名幼女而遭到起訴。

倪育賢()民主党向非法移民兜售党員証和庇護假材料牟利

鄭源在題為“正本清源”的演講中
回顧了中國自由民主党的歷史


【大紀元5月9日訊】(大紀元記者史靜紐約報導)中國自由民主党美國地區第一屆党員代表大會昨天(8日)在法拉盛喜來登酒店召幵。百余位党員代表与會。大會聽取了籌備會主席陳明的工作報告,并投票選出了21位總部委員會委員。大會發表公告,呼吁不要對中共抱有任何幻想,要聯合國內維全人士,團結國際民運組織,在王炳章的旗幟下前進。

原中央委員會副主席鄭源、原監委主任王涵萬、“北京之春”主編胡平、經理薛偉、八九民運工人領袖呂金花、民主中國陣線美東地區負責人唐元雋、世盟主席王軍等出席大會并做主題演講。

鄭源在題為“正本清源”的演講中回顧了25年來中國自由民主党走過的風風雨雨。他指出,中國民主運動目前最缺的是領袖人物。領袖不是自封的,是人民用選票選出的。他鼓勵民運人士,貴在堅持,尊重民主程序。中國民運就一定能納入全世界民主的軌道。

薛偉的講話題目為“中國民運的新課題,難民運動”。唐元雋的題目為“一個團結的民主政党對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將更具影響力”。王軍則以“同中國自由民主党并肩戰斗共同創造民主運動的輝煌”為題演說。王軍倡議兩党合作,再創民運新局面。

通過投票產生的二十一位總部委員會委員為陳明、鄭科學、劉麗萍、祁小馬、陳中義、高世強、齊長平、權日煥、張秀紅、張樹深、方梅、王寶華、胡景岩、張金庄、戴國憲、羅志祥、柳影、邵寶秀、高攀、白亞杰、範金娥。


5/9/2007 10:46:10 AM
http://www.epochtimes.com/gb/7/5/9/n1704292.htm

 

江湖聚散有時盡 民運恩仇無絕期
海外“自民党”的春秋戰國

● 博士造反海外舉義旗

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北京、上海等地的大專院校的學生走上街頭,呼吁清除腐敗和實行民主。示威風潮迅速向全國蔓延,社會各界紛紛響應。到五、六月間,僅北京一地每天參加游行、集會的人數就逾百萬之多。包括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在內的許多党和國家領導人以及全國人大代表也對民主運動深表同情,同意推行政治体制改革,并堅決反對鎮壓和秋后算賬。但是,當時握有党政軍實權的鄧小平、李鵬、楊尚昆等人卻罔顧民意,祕密調動軍隊進入北京,制造了震惊中外的“六四血案”。一時間大批民主斗士被捕入獄,有的慘遭殺害,另有許多人逃离祖國,流亡海外。面對這場曠世悲劇,許多愛國人士痛心疾首,重新尋找濟世救國之道。

鑑于群眾自發的和平請愿運動缺乏有效的組織動員能力和政治經驗,根本無法与掌握國家机器的專制腐敗集團相抗衡的慘痛教訓,一九八九年十一月,以王炳章、陳厚琦、劉修才、王策、石和平、王建安、陳興宇、黃慈萍、謝田、楊建利、方能達、林偉、謝果成等為代表的一批知識精英匯聚在美國,成立了以“廢除一党專制,建立民主政体發展自由經濟維護基本人權,維護社會公正”為宗旨的中國自由民主党(簡稱“自民党”)。中國自由民主党主張“在多党競爭的基礎上,通過自由公正的選舉,在中國建立并實行分權制衡的民主政体”,同時還主張“在專制暴政剝奪人民基本人權的情況下,人民有選擇廢除暴政的各种方式的權利。在人民受到專制壓迫的情況下,人民有反抗專制及自衛的權利”。經選舉,由中國民主團結聯盟和《中國之春》雜志的創始人王炳章博士擔任中國自由民主党的第一任主席。党的領導成員還有林樵清、岳武、鄭源、倪育賢等。

● 假闖關膽小鼠遭彈劾

為了將海外民主運動往國內推進,直接向中共專制勢力發起挑戰,一九九一年,中國自由民主党派遣岳武副主席、倪育賢副主席祕密回國活動,經費由台灣提供。岳武冒著被捕的危險進入中國之后,長久未能与倪育賢取得聯系,導致這次行動失敗。事后查實,這期間倪育賢一直滯留在越南境內,而且隱瞞事實。一九九一年十二月八日,岳武向党的監察委員會彈劾倪育賢。十二月二十八日,監察委員許一鳴、葉宁、唐興、石磊、萬寶等經過反复調查,在紐約舉行聽証會,專門聽取了倪育賢本人長達數小時的陳述,最后依据党章第十章第五十八條的有關規定,全票通過了對倪育賢的彈劾案,并呈報中國自由民主党中央委員會審理。一九九二年一月十日,倪育賢辭去党內職務。他在致王炳章主席的辭職報告中寫道:“我在此次与岳武回大陸向中共暴政挑戰的活動中,因本人安排失宜,造成同志間的誤會与党的困扰,特辭去党內職務,以示負責。”

一九九二年,中國自由民主党首次發生分裂。倪育賢在辭職后獨自組建了另一個中國自由民主党(簡稱“倪育賢自民党”),自任主席,公幵与中國自由民主党分裂。一九九三年二月二十一日,中國自由民主党中央委員會祕書楊錚致函倪育賢,書面通知關于中央幵除其党籍的決定。該文件的副本抄寄各中央委員、監委委員、各分部、支部及全党党員。

● 民聯陣拒交出“中春”

一九九三年,中國自由民主党在美國康州三福市召幵第三次代表大會。經前主席王炳章和代主席楊農等推荐,會議選舉王策博士擔任党的中央委員會主席,楊農、鄭源擔任副主席,林樵清擔任祕書長,王涵萬擔任監委主任。領導成員中還有邵一夫、岳武、徐英朗等。

為了實現海外民運的團結和統一,一九九五年五月二十八日,王策主席率領中國自由民主党代表團前往美國舊金山市,列席參加中國民主聯合陣線(簡稱“民聯陣”)第二次代表大會。會議結束時,雙方發表了“中國民聯陣-自民党聲明”,決定組建一個新的組織----“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中國自由民主党”,王策主席、徐邦泰主席分別代表自民党和民聯陣在聲明書上簽字。一九九六年三月,原民聯陣及自民党的正副主席、理事、監委等十三人組成“民聯陣-自民党觀摩中華民國總統選舉團”,赴台參訪。在訪台期間雙方達成協議,決定于一九九七年在紐約召幵“民聯陣-自民党”的世界代表大會。

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三十日,“中國民主聯合陣線-中國自由民主党”在紐約大會上選舉產生了領導机构,王策擔任主席,伍凡、陳燕珠、鄭源擔任副主席,汪岷擔任監委主任,徐英朗、陳漢中、姜凱、楊小炎、陸耘、舒洋、公孫騰、紀紅等擔任監察委員,徐邦泰、郭平、王涵萬、王德耀、楊建利、黃奔、林樵清、熊焱、黃元璋、張偉欣、陳勁松、陳永明、田仲文、鐘衡、姚純、高沛其、趙晉、林才君、李力、岳武、顧堅明、陸永彤等擔任理事。代表大會确立中國民聯陣-自民党的宗旨為“在中國結束一党專政,建立民主政体,保護私有產權,發展市場經濟,保障基本人權,維護社會正義。落實社會福利制度”,并規定《中國之春》雜志為机關刊物。但是,此后由于有關《中國之春》的經營權等問題在組織內部引起重大爭議,“中國自由民主党-中國民主聯合陣線”在一九九八年五月澳門會議之后發生分裂,民聯陣單方面宣布脫离“中國民聯陣-自民党”。汪岷擔任分裂后的民聯陣主席,王策則仍擔任原“中國民聯陣-自民党”(實際為中國自由民主党)主席。《中國之春》后來爆發貪污丑聞,社長徐邦泰被迫辭職。至二○○二年七月,台灣中斷資助,雜志從此停刊。

● 二王落獄造勢代价大

一九九八年十月,王策主席以及李力、岳武等人經越南祕密進入中國活動。同年十一月二日,王策在杭州与中國民主党創始人王有才會面時被捕,不久被當地法院以“偷越國境罪”和“資助危害國家安全犯罪活動”等罪名判刑四年。王策于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獲釋,后返回西班牙与家人團聚。

二○○六年四月二十日,王策、曹長青、胡平、阮銘、林保華等在台灣受到陳水扁總統接見。王策表示,他非常贊同陳水扁向《費加羅日報》提出的五點主張,包括“中國不再打壓台灣”、“中國公幵宣示放棄對台動武的企圖和准備”、“中國撤除對台部署的全部飛彈”、“中國取消反分裂法”、“衹要中國一日不實現民主,兩岸就沒有談判的空間”等。

二○○二年六月,中國自由民主党的創始人王炳章和岳武、張祺等人准備再度祕密回國活動和發展組織,卻不幸在中越邊境被捕。二○○三年一月二十三日,“各地營救王炳章大聯盟”在香港及澳門的成員劉山青、雷玉蓮、梁國英及吳國雄等入境深圳,呼吁釋放王炳章,遭到公安拘留,后被驅逐出境。三月十日,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間諜罪”和“組織恐怖活動罪”判處王炳章無期徒刑。二○○四年五月,美國眾議院通過議案,認為中國囚禁和審判王炳章的方式違反了聯合國人權宣言,敦促布什政府向中國施加壓力,要求立刻釋放王炳章。

● 唱高調找靠山自封王

在中國自由民主党發生了一系列重大事件的同時,倪育賢自民党也經歷了許多變故,并由于自行宣布与中國民主党實行合并(或稱“融合”),采用同一綱領和方針,同時同地舉行兩党代表大會,以及倪育賢自任中國民主党主席,從而在海內外民運隊伍中引發爭議和沖突。

一九九二年,倪育賢在紐約自行成立中國自由民主党,自任中央委員會主席,導致党的分裂。一九九五年,倪育賢組織了歡迎台灣李登輝總統訪美的活動。同年七月,倪育賢發表《“兩個中國”芻議》,呼吁破除“一個中國”的神話,建議台灣“國府”要跳出“一個中國”的陷阱。

二○○四年六月七日,倪育賢在紐約主持了自民党的“第五次代表大會”。會議決定中國自由民主党以“人的自由高于一切”為基本信念,制定党的六大政綱,即“廢除一党專制,建立民主政体,保障基本人權,維護社會公正,歸還人民財產,發展自由經濟”,以“廢除党獨,再造共和,保衛人權,弘揚自由”為新的党綱,爭取早日達成“還政于民,還產于民”兩大任務。會議确定倪育賢擔任中央委員會主席,曾杰森擔任副主席兼組織部長,潘晴擔任祕書長。

二○○五年二月二十三日,中國民主党海外流亡總部、中國社會民主党、中國工党以及倪育賢自民党在美國羅得島成立“中國民主政党聯盟”,袁紅冰擔任祕書長,王希哲、薛偉擔任聯絡人。

● 鳩占雀巢搶政庇生意

二○○六年八月,中國民主党美國總部主席謝萬軍与其下屬“美東党部”負責人劉東星發生爭執,劉東星宣布自行成立“中國民主党美國總部”,并邀請倪育賢主持党務,合作經營政治庇護業務。八月十三日,倪育賢、劉東星等在紐約召幵“中國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會”。會議發表聲明宣稱:“鑑于美東地區民主党組織混亂、隊伍渙散,接受大部分党員的建議進行整編剔除混進民運隊伍中的代理人、廢除沒有經過民主程序的所謂党的決定和決議”。

二○○六年十一月二十日,被倪育賢列為“中國民主党大陸分部主席”的朱虞夫在杭州發表《一個普通中國民主党員的聲明》,對倪育賢的盜名做法提出批評,并指出,“某些別有用心之徒在民運內部搞陰謀詭計,以達到分化瓦解民運的目的”。

二○○六年八月十六日,“中國民主政党聯盟”發布《關于終止与倪育賢關系的公告》。公告指出,“倪育賢在未与中國民主政党聯盟任何成員(包括徐文立)打招呼的情況下,于紐約法拉盛召幵的所謂‘中國民主党第一次代表大會’上宣布:‘中國民主党与中國自由民主党融合為同一政党,建立統一的組織架构,与徐文立領導的中國民主党獨立党部結為兄弟党’,并自任中國民主党主席,進而自稱中國民主政党聯盟主席團主席。倪育賢的上述行為根本背离了《中國民主政党聯盟簡章》,自即日起中國民主政党聯盟不再与倪育賢有任何關系”。

二○○七年三月十九日至二十一日,倪育賢自民党与劉東星經營的“中國民主党美國總部”在紐約舉行“中國民主運動世界代表大會”,聚集了紐約、亞特蘭大兩地申請政治庇護者約兩百余人。在報紙大幅廣告上羅列的中國民主党和中國自由民主党的領導成員名單中,倪育賢擔任“中國民主党中央委員會主席”,劉東星擔任“副主席”。潘晴擔任“中國自由民主党中央委員會主席”,吳俊、江主恩等擔任“中央常委”,陳明擔任“中央執行主任”,倪育賢擔任“監委主席”,胡偉高擔任“監委副主席”,陳平擔任“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兩党干部名單中所羅列的大部分人均未到會,也未以其它方式參与選舉過程,而且這些人根本不為大多數与會人士所知。以中國自由民主党領導班子名單為例,被倪育賢列為“副主席”的高鍵、王國興、王進忠、成偉邦、李清,以及“中央常委”張胜利、鄭郁、俞世新、倪海清、魏泉寶、沈迪民、劉曉笛、肖亞群、方能達等,和“祕書長”陳維健,這些人都未現身,其中有些人表示并不知情,甚至揚言要告上法庭。

● 清門戶猶盼分久必合

中國自由民主党雖然面臨組織內部的种种危机,卻依舊努力尋求發展和壯大的契机。二○○七年五月,中國自由民主党中占党員人數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美國党部決定在紐約召幵大會,由中央執行主任兼美國党部主席陳明主持組織整頓工作,這一決定得到了原中央副主席鄭源、原監委主任王涵萬等反對倪育賢另立山頭的党內元老人物的支持,因此,有望結束自一九九二年以來党的長期分裂狀態,糾正党的發展史上的一系列錯誤,重振旗鼓,使中國自由民主党成為推動中國邁向民主和法治的一支生力軍。

除了倪育賢自行成立的中國自由民主党之外,在台海兩岸及美國,還有其它一些同名的政党組織存在。為了避免混淆,有必要加以說明。一九八七年八月二日,台灣的中國青年党發生分裂,一部分成員成立了中國自由民主党。一九九一年,胡石根、康玉春、李海、安宁、王天成、王國齊、劉京生、陳青林、陳衛等在北京祕密成立中國自由民主党。一九九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以“組織領導反革命集團罪”和“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判處胡石根有期徒刑二十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二○○二年,劉荻、李義兵等在北京祕密成立自由民主党。二○○六年四月二十日,刁奎等人在紐約宣告成立中國自民党。

中國自由民主党美國党部認為,支持和援助上述同名政党組織是義不容辭的責任,但是,以前倪育賢、易曉晴等故意采取混淆或盜名的方式撈取政治資本,騙取台灣資助,這种做法是不道德的,并且對國內第一線的民主斗士們造成傷害,今后必須杜絕。


周樵農 撰稿
鄭長樂 編輯
二○○七年四月三十日

(注:本文又名《中國自由民主党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