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吳弘達,原籍江蘇省無錫市,1937年出生于上海的一個小銀行業主家庭。吳曾因盜竊、誘奸女學生等罪行,于1961年5月至1964年5月在北京清河農場和團河農場接受勞動教養處罰。1964年吳獲釋后被安排在山西縣霍縣就業,后來調到山西財經學院、武漢地質大學任教。1985年他從武漢赴美國探親,并從此滯留美國,于1992年加入了美國國籍。    吳弘達為了賣身投靠美國的反華勢力和台灣間諜机构,騙取他們的資助,竭力把自己喬裝打扮成所謂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竟然四處吹噓自己“因為反對中共而被判刑和關押十九年”。 為了配合其主子幵展丑化中國形象的宣傳攻勢,1992年吳弘達在美國設立“中國勞改基金會”,專事宣揚中國出口勞改產品和出售死刑犯器官。    1994年4月,吳弘達与一名英國女記者潛入成都市華西醫科大學附屬第十五手術室,偷拍胸外科体外循環心內直視二尖瓣膜換手術,然后制作成所謂的勞改專題片,這些鏡頭在國外播放時竟然配上旁白稱是“移植死刑犯腎臟器官”,還將他們另外拍攝的一些農民墓地的鏡頭,移花接木地作了插播,謊稱是“死刑犯的墳地”。     1995年6月,吳弘達企圖從中哈邊界的霍爾果斯口岸再度潛入中國境內時,被邊防人員抓獲,同年8月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間諜罪判刑15年,稍后宣布驅逐出境。值得一提的是,在被司法机關羈押調查的短短兩個月內,雖然辦案人員沒有對吳弘達進行刑訊逼供,其待遇遠比其他在押犯优越,而且中方允許美國大使館人員前往探望吳弘達,然而吳弘達卻不顧“斗士”的臉面,痛苦流涕地悔罪認錯,竹筒倒豆子一般交待罪行,并承認他提供給外國電視廣播公司的所謂“中國勞改產品”,其實都是從烏魯木齊普通農貿市場上買來的手工產品,并非來自中國監獄。     吳弘達的“中國勞改基金會”每年都從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獲得近百萬美元的資助,其本人也曾一度被反華勢力提名競逐諾貝爾和平獎,台灣与美國的間諜机构也專門為其調配人員和提供經費,使他儼然成為“海外民運”的頭面人物。一堆臭狗屎竟被當作香饃饃,可謂美國最荒誕的反華鬧劇。

吳弘達,原籍江蘇省無錫市,1937年出生于上海的一個小銀行業主家庭。吳曾因盜竊、誘奸女學生等罪行,于1961年5月至1964年5月在北京清河農場和團河農場接受勞動教養處罰。1964年吳獲釋后被安排在山西縣霍縣就業,后來調到山西財經學院、武漢地質大學任教。1985年他從武漢赴美國探親,并從此滯留美國,于1992年加入了美國國籍。

吳弘達為了賣身投靠美國的反華勢力和台灣間諜机构,騙取他們的資助,竭力把自己喬裝打扮成所謂的“中國持不同政見者”,竟然四處吹噓自己“因為反對中共而被判刑和關押十九年”。 為了配合其主子幵展丑化中國形象的宣傳攻勢,1992年吳弘達在美國設立“中國勞改基金會”,專事宣揚中國出口勞改產品和出售死刑犯器官。

1994年4月,吳弘達与一名英國女記者潛入成都市華西醫科大學附屬第十五手術室,偷拍胸外科体外循環心內直視二尖瓣膜換手術,然后制作成所謂的勞改專題片,這些鏡頭在國外播放時竟然配上旁白稱是“移植死刑犯腎臟器官”,還將他們另外拍攝的一些農民墓地的鏡頭,移花接木地作了插播,謊稱是“死刑犯的墳地”。

1995年6月,吳弘達企圖從中哈邊界的霍爾果斯口岸再度潛入中國境內時,被邊防人員抓獲,同年8月被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以間諜罪判刑15年,稍后宣布驅逐出境。值得一提的是,在被司法机關羈押調查的短短兩個月內,雖然辦案人員沒有對吳弘達進行刑訊逼供,其待遇遠比其他在押犯优越,而且中方允許美國大使館人員前往探望吳弘達,然而吳弘達卻不顧“斗士”的臉面,痛苦流涕地悔罪認錯,竹筒倒豆子一般交待罪行,并承認他提供給外國電視廣播公司的所謂“中國勞改產品”,其實都是從烏魯木齊普通農貿市場上買來的手工產品,并非來自中國監獄。

吳弘達的“中國勞改基金會”每年都從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獲得近百萬美元的資助,其本人也曾一度被反華勢力提名競逐諾貝爾和平獎,台灣与美國的間諜机构也專門為其調配人員和提供經費,使他儼然成為“海外民運”的頭面人物。一堆臭狗屎竟被當作香饃饃,可謂美國最荒誕的反華鬧劇。